燕语_Christa

在下燕语,有何贵干?//主混aph,GF,fnaf之类的//文渣老透明//感谢所有喜欢我的人!

闭上眼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自己的尸体

#闭上眼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自己的尸体

—死亡?那是可是个对于我来说很遥远的单词。我的意思是,船长是不会轻易地离开自己的船员的。

—除非船沉了。

以毫不感恩的口吻,淡淡否定那传奇、轰动、影响好几代的一生。没有焦距的眼睛扫过周围的同伴们,裂开嘴发出轻蔑的笑声——“伙计们,保安先生还在房间里昏;昏欲睡,是时候停止可笑的会议时间了。”

“哦,Mangle,晚间故事就到此结束了,没有宝藏,没有美人。我的意思是——咱们该各自回岗了?”

骄傲的船长昂起了头颅,大步流星地朝黑暗中走去。
金属的身躯发出刺耳的响声,我可以感觉到体内老旧的弹簧不堪重负却紧紧绷住的样子。

—你知道那艘船上伟大的船长吗?

我也是位船长,即使我没有鹦鹉或是水手,但我就是。

玻璃质感的眼睛慢慢暗淡,行动也开始变得缓慢。

太阳升起来了,而船长还没有找到宝藏。

—6:00 AM

动弹不得。
我大概是被什么东西限制住了。

努力地睁大自己的眼睛,玻璃窗外的光渐渐地变强。

「数据删除」

光杀了我。
光夺走了我的宝藏。

眼中的最后一点光亮消失,不堪重负的弹簧发出了“咔嚓咔嚓”的声响——有什么东西断了吧。
比如身体?
随着保安先生如释重负的欢呼,我彻底倒在了地上。

— 闭上眼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自己的尸体。

就像是中世纪的亚洲才会用的酷刑,整个人断成两截。看上去滑稽而又残忍。

“你不能把我修好,Mangle。”
用着最后一点气力对着身旁的人说着。
“我太老了。”

—没有宝藏?那还说什么海盗?

“他人是地狱”,找不到活着的意义,人间就是地狱。

找不到活着的意义,真善美的天堂不过粉饰出无数浅薄的乐观者,就象假丑恶的世道越来越逼人成深刻的悲观者。

更何况我这个家伙,是没办法上天堂的。

我丢弃了船只,我丢弃了水手,我丢弃了宝藏。

听上去真可笑,最伟大的船长丢弃了他的一切。

金属随着电流的消失而变得冰冷,海盗船长就这样被可笑的,世人追捧的光挥成两段。

眼睛彻底失去光亮,就像是灵魂失去了信仰。

得了,伙计们,不要在暗中观察了。就让我这个——,这个家伙好好睡一觉吧。

—船沉了。

bot.
私@设上天系列,剧情需要我解释一下——
①这里是一个本身机械老化严重的船长。
②设定是在某个晚上发现自己不像原来那般敏捷,被伙伴们围住询问结果不甚在意。
③数据删除是指第五夜被Purple guy侵入程序,这里将一代和二代Mangle进行了适当融合。(语死早
④船沉了是指发现自己忘记了海盗船长所追寻的宝藏,或者可以说是忘记了自己,所以在最后没有以船长自称。
⑤没错依旧是搬自己名朋的戏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