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语_Christa

在下燕语,有何贵干?//主混aph,GF,fnaf之类的//文渣老透明//感谢所有喜欢我的人!

Foxy自戏#在噩梦中航行

#在噩梦之中航行
#老船长已经是个废狐了。
#拟人设定,水手名字全部自取。

—我也曾是大西洋上最负盛名的船长。

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脸上,眼皮动了动,睁开一小条缝,孩子气地将被子蒙到了头顶企图掩盖住这过分刺眼的亮光。

“哦,Paul那家伙居然还没开始刷甲板。”

嘟囔着水手的名字,在几次挡光未果后毅然起身。懒散地穿好衣服,跨着优雅的步伐走向餐厅。

“Peter?我的早餐在哪儿?”

高傲地询问着厨师先生,回答自己的却是万分沉默。有几分不耐烦地敲了敲桌面,提高声音再次询问——

“Peter——别让我发现你在偷懒。”

寂静。
船长先生第一次发现自己有些慌乱。几十号人的轮船,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声音——甚至没有船员的鼾声或是呼吸声。
太过寂静,甚至可以说是诡异了。

“Well,别让我发现你们玩什么愚人节把戏。”

有些紧张地进入后厨,却意外地发觉并无一人——没有厨师,没有水手,甚至连一只耗子都没有。

“Errrr,Arthur?”

呼唤着大副的名字,焦急地跑到甲板上,却依旧只能听见自己可笑地叫喊声。

“上帝,请不要与我开这般可怕的玩笑……”

嘴唇颤抖着,以微弱的声音祈祷。
轮船漂流在不知名的海域上,天湛蓝湛蓝的——大概,我是说大概已经和海水融为一体了吧。

“拜托,你们可还没完成任务呢。”

颓废地矗立在空无一人的船上,迷茫地观察着这片未知海域,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惊喜地叫喊出了声——

“梦?这一定是个噩梦!”

眼睛突然一亮,拿起腰上的佩刀朝着刺去,试图把自己从这可笑的梦中解救出来。

“嘶……”

疼,
刺骨的疼。
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,滴落在甲板上分外刺眼——绝望的,疼痛的,真实的。

“……”

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了,由于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摇摇欲坠。绝望地跌倒,船长先生甚至不明白前一天和自己谈笑风生的水手们去了哪里——总不会是消失了。

“噩……梦……”

呢喃着不明所以的话语,感受着血液的流失,嗓子干渴至极,脑袋也开始不再清晰。

—船还在开。

“我深知我身处噩梦,却再无法醒来。”

—我依旧是大西洋最负盛名的海盗船长,却要独自一人在噩梦之中航行。

“……上帝,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……”

失去意识前,我是这么说的。

#吃藕死自己。

评论(1)

热度(9)